8684 實用工具 歷史上的今天 1908年 1月16日 百老匯音樂劇舞臺偉大女演員艾索爾·摩曼出生

1908年1月16日

百老匯音樂劇舞臺偉大女演員艾索爾·摩曼出生

????在111年前的今天,1908年1月16日(農歷1907年12月13日),百老匯音樂劇舞臺偉大女演員艾索爾·摩曼出生。

艾索爾·摩曼可以稱得上是20世紀百老匯音樂劇舞臺上最偉大的女演員之一。她那動人的歌聲在百老匯的舞臺上回蕩了半個多世紀。她在百老匯的初次登臺是在1930年格什溫的《瘋狂姑娘》中演唱“’I Got Rhythm”,而她在紐約的最后一次露面是1982年參加了在卡耐基音樂廳的一次演唱會。

艾索爾·摩曼共出演了16部作品。自從在《姑娘瘋狂》(Girl Crazy)中一炮打響后,她接連主演了《安妮,拿起你的槍》(Annie Get Your Gun)和《玫瑰舞后》(Gypsy),從而一舉奠定了她在演出界的地位。

摩曼于1908年1月16日出生在紐約皇后大道的亞斯托利亞(Astoria)街區,她的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蘇格蘭人。摩曼自小就跟著喜歡政治的父親出沒于政治俱樂部和社團集會,那時的她已經開始喜歡上唱歌了,許多童謠和流行的短歌經常掛在她的嘴邊。

她在結束了高中的商貿學業之后,找到了一個速記員的工作。但是摩曼堅信她不可能就這么平凡的度過一生,對于將來成為一名歌手乃至歌星她始終抱有堅定的信心。所以,在聽說另外一家公司的老板同演藝界的人物有來往的消息后,她立刻辭去了速記員的工作而轉投到了那家公司。

公司的老板曾經為摩曼寫了一封推薦信,百老匯的一位制片人同意讓她參加合唱隊,志不在此的摩曼立刻拒絕了這個邀請。她立志要成為一名出色的歌唱家。當她和朋友一起去劇院觀看了當紅的歌舞劇后,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發展方向。她經常自己模仿劇中人物的唱腔和對白,感覺自己比他們唱得要好的多。

在擔任秘書的同時,摩曼又找到了一份在夜總會演唱的工作機會。這時,一位代理商,盧·艾爾文(Lou Irwin),幫助摩曼同時代華納簽訂了一份為期六個月的演唱合同。但好萊塢是不會將這個無名小輩當作歌唱家來培養的。為了得到更好的演出機會,為了爭取時代華納同意自己在合同期間可以在其他地方演唱摩曼,不惜以放棄自己報酬來換取。這樣,她可以在工作之余繼續在夜總會演唱。

就這樣,摩曼只拿著相當于華納一半的薪水——每周85美元,輾轉演唱于幾家夜總會。她的演唱技巧和心理素質在此期間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為她今后的成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摩曼的好運氣也逐漸來臨,她被邀請到布魯克林的派拉蒙(Paramount)劇院演唱,并且迅速成為這里的臺柱子。

到了1930年,摩曼經過幾年夜總會演唱的錘煉和在布魯克林的演出,對于演出舞臺已經非常熟悉了。她站在派拉蒙劇場的舞臺,只要一開口,那迷人清亮的歌聲就會從中流淌出來,傳遍劇場的每個角落。弗雷德利(Vinton Freedley),《姑娘瘋狂》的制片人,在一次偶然觀看了摩曼的演出后,說服喬治·格什溫給她一次試唱的機會。格什溫立刻被她的出眾的嗓音和音sè所征服,讓她參加這部由霍華德(Willie Howard)和羅杰斯(Ginger Rogers)擔綱的新劇作。

摩曼在百老匯的第一次登臺就取得了空前的成功,這也為她成功的演藝生涯帶來了傳奇性的開端。在首演的舞臺上,面對著挑剔的觀眾,初次登上音樂劇舞臺的摩曼毫無怯意,就像往日演唱一樣,將一首“I Got Rhythm”作為自己的“介紹信”獻給了觀眾。當她那高亢但不刺耳的高音飄蕩在劇院上空的時候,每一位觀眾都不由得發出由衷的贊美。當舞臺的大幕剛剛落下,格什溫沖進后臺高興的說:“不要讓任何人再教你演唱技巧了,那只會讓你退步”。

在《瘋狂姑娘》中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摩曼再接再厲參加了多部劇作的演出,這其中包括喬治·懷特(George White)的《丑聞》(Scandals)、科爾·波特的《紅與藍》(Red Hot and Blue)、《抓住機會》等。

摩曼在1946年艾爾文·伯林的《安妮,拿起你的槍》中獲得了更大的聲譽,這部作品上演超過了1000場,而摩曼所演唱的“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更是成為音樂劇中的經典。

1959年,《玫瑰舞后》中的Rose Lee是她所出演的另一個重要角色。摩曼在《玫瑰舞后》中所飾演的媽媽——羅絲——這個角色也是她最喜歡的舞臺形象。劇末的“輪到羅絲了”(Mama’s Turn)這首斯泰恩和桑德海姆合作的歌曲將劇作推向了高潮。歌中那復雜的、戲劇性對白是摩曼最喜歡的。摩曼認為這首將近11分鐘的長歌唱起來就“像是在演唱一出歌劇”,很容易的就讓人進入角色,每次演至此處她都是帶著感情和淚水完成演唱。

當她在1959年演完《玫瑰舞后》之后,很多人都認為她的演藝生涯走到了盡頭,因為她已經出演了13部作品,每一部都是當紅之作。所以當她在1966年重返舞臺,再次參加重演的《安妮,拿起你的槍》的時候,盡管輿論普遍認為她那清澈的嗓音猶存,但對于她以59歲的年齡出演一位熱戀中的少女卻不大贊同。

在《玫瑰舞后》上演之后,好萊塢的大導演和制作人——Mervyn LeRoy,不止一次的到劇院來觀看這部作品,并且在和摩曼接觸的過程中不斷提起想要將這部作品改編成電影。摩曼深信如果改拍成電影的話,那么劇中的女主角非她莫屬了。但到了開機的時候,她才得知女主角不是她而是洛賽爾(Rosalind Russell),這出乎意料的決定使得摩曼非常的失望。但是到了1954年,摩曼的這個遺憾終于得到了補償,她如愿參加了根據艾爾文·伯林的音樂改編的電影《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的演出。

從1930年開始,在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日子里,沒有摩曼演出的百老匯舞臺就好像不完整。這位矮胖的敢作敢為的女明星以她那嘹亮的嗓音、鮮明的個性和敏銳的藝術感覺以及堅強的意志征服了導演和觀眾。在長期的演出生涯中,她同許多著名的作曲家和導演合作,從喬治·格什溫到艾爾文·伯林,從科爾·波特到朱利·斯泰恩再到桑德海姆。

舞臺之外的摩曼是她那個時代百老匯的標志,她那講話時的紐約腔調、珠光寶氣的裝束甚至愛嚼口香糖的習慣都是人們津津樂道的。作曲家們爭相邀請摩曼出演他們劇作的女主角,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打上“摩曼”的標簽,就一定會使得自己的創作成為走紅的作品。

自學成才的摩曼并不認為自己具備什么特殊的演出技巧,每次回答人們類似的提問時,摩曼總是說:“每次演唱,我都是放聲歌唱,希望能夠將聲音完全發出來”。

而同她長期合作的藝術家們也許對她的藝術才能有著更清醒的認識。作曲家艾爾文·伯林的話最能說明摩曼的能力:“一首糟糕的歌,經過她的演唱,會成為一首好歌,而一首好歌經她詮釋就會成為經典。給她寫歌,最好配上最好的歌詞,這樣,劇院每個角落的觀眾都能夠清楚的聽到她發出的每一個音節”。

摩曼那冷酷的性格使她只相信自己的藝術直覺,從來不迷信和崇拜任何權威。例如就在《稱我夫人》(Call Me Madam)在百老匯即將上演的時候,摩曼同以往一樣,告知創作班子她不會允許在演出前的一個星期再對她的戲分做任何的改動,這是她的演出習慣和原則。但就在將要上演的前夕,伯林跑來告訴她那首“The Hostess With the Mostes’ on the Ball”中有一些詞句需要更改,但摩曼斷然拒絕了這位大牌作曲家的要求,她在藝術上的執著甚至“固執”由此可見一斑。

成名之后的摩曼除了在作品和歌曲的選擇方面有很大的自主權之外,對于一部音樂劇的制作有時也有很大的發言權,《玫瑰舞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羅賓斯在剛剛接手這部作品的時候本來想讓在《西區故事》中嶄露頭角的桑德海姆擔任作曲,但是摩曼得知后立刻否定了他的這個想法,堅持讓經驗豐富的朱利·斯泰恩來取代他,但她同意讓桑德海姆來進行劇詩和對白的創作。羅賓斯按照她的意思創立了創作班子,并且為她量身制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好歌。

摩曼為了保持自己的演出狀態,不論是預演還是正式的演出,她都是全身心的投入,這樣的話,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摩曼都能夠以最好的狀態出現在演出舞臺上。當然,摩曼的回報也是巨大的,她的薪金往往能夠達到劇作總收入的10%以上。

成名之后的摩曼陸續接到許多錄音的邀請,自從30年代早期開始,摩曼參加了許多流行歌曲的錄制,包括《抓住機會》(Take a Chance)里的“Eadie Was a Lady”和《萬事成空》(Anything Goes)里的“You’re the Top”和“I Get a Kick Out of You”等。

摩曼共參加演出了14部電影作品, 其中一些是與她征服百老匯舞臺同步的,根據她所成功的音樂劇改編而成。其中包括《Alexander’s Ragtime Band》、《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和《It’s a Mad, Mad, Mad, Mad World》,但應該看到的是,摩曼在電影表演方面可遠不如她在音樂劇的舞臺上那么揮灑自如、星光閃耀。

摩曼1984年2月15日在她曼哈頓的寓所里平靜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告別了她為之奮斗一生的音樂劇舞臺。

評論:上世紀一位著名的演員,美國百老匯歌星。

ea真人平台官网